卑微的hana酱

什么都写,什么都写不好大大咧咧汉子迷の粗神经实际感情波动明显说话三秒后悔有着“反正你们厉害我不行”类似心情卑微胆小矫情直到现在也不能让你们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的失败正能量幼稚傻白甜蹭的累萌新

反对意见

温馨提示
1不明设定也许大佬米Xjing/察英
2文笔粗暴过于硬气无修饰词
3非国设非考证
4人物性格一点也没有羞涩的清纯感,只有你不要脸我还偏要喜欢的三观不正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
5非现实社会
6勿当真
7认真的玩笑之作
  “啊哈,好巧啊亚蒂,你也是来这个私人场所里赏月的吗?”笑容灿烂还张扬的美国小伙一如既往亲昵地用双手环住一脸嫌弃却更能体现出本身气质的英国人。“hero也很喜欢月亮哦,所以我们果然很配吧。”因为二人的身高差距所以他不得不微微俯身。
  被称作亚蒂的男人轻轻咳了一下,有些警告的意味在里面,“一点也不巧,到这个破地方是为了和你谈件事的,别多废话。”他轻悄悄地瞥了挂在自己身上的人,叹了口气,“三秒钟,马上起来,阿尔弗雷德。”
  “欸,亚蒂你既然都知道是有事情找我说可还是那么冷淡啊”阿尔弗雷德没有因为男人毫无波动的语调而失落,反而更加不要脸的往他的身上贴,“亚蒂好不容易升职了,难道这样无情吗?”话是这样说,可他笑的更是让亚瑟有些许烦躁。
  “别说其他的,知道该怎么处理吗?”亚瑟揉揉太阳穴,自然地想要抽出一把椅子,可却因为忘记了这种大型欧式座椅的重量而拖不出来,还是阿尔带着略微嘲弄的微笑帮他退出的。“该死的,虚有图表。”亚瑟别过头,咒骂了一句。
  阿尔当做没听见,坐在那张大会议桌上递给亚瑟一条烟“如果我知道,你会开出什么条件呢,我亲爱的jing/官?”他知道亚瑟已经很久不再碰烟了,亚瑟的确很好的做到了一个尽责的标兵。
  所以才想把这样禁欲并随时有意无意诱惑着他的亚蒂一点一点的染上他的味道啊。
  亚瑟轻哼一声,熟练的点燃,吐出迷茫的白雾然后就扔在地上,狠狠碾灭。“你想如何?大不了不揭发你们三个人的生意来源就好。”他搭上阿尔的肩,湛蓝色的眼睛里有他的身影,他的喉结上下微动。
  阿尔弗雷德指腹顶着亚瑟的领带,取下那条领带,把他的衣领往上翻。气氛燥起来,染上的一丝情/色味道让亚瑟呼吸不可察觉的重了几分。“快点,我还有事,给我出个结果。”
  “好好。”阿尔语气有些敷衍,不过盯着亚瑟有些松散衣服下的锁骨的表情让亚瑟很不自然。他扶住亚瑟的腰,让他前倾趴到桌子上,动作过大,亚瑟皱眉不满。
  不得不说,阿尔长得还是很好看啊。亚瑟暗搓搓地想。他抬起头,配合着阿尔的舔吻。
  “肉偿吧,好多恶俗的小说里都是这样说的啊。”阿尔啃咬着亚瑟颈部露出的小片白皮肤,舌头从齿间缝隙中挑逗着亚瑟。
  “勉强吧 ”亚瑟红了耳尖,却镇定地说,“下次别看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说是谈事其实就是寂寞了的家伙别说hero哦,我也喜欢你啊,拒绝反对意见。”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