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hana酱

什么都写,什么都写不好大大咧咧汉子迷の粗神经实际感情波动明显说话三秒后悔有着“反正你们厉害我不行”类似心情卑微胆小矫情直到现在也不能让你们知道我想表达什么的失败正能量幼稚傻白甜蹭的累萌新

神经病

前言
1非国设的不明背景
2三观极其不正
3粗鄙之语
4担心又ooc
5非历史考证
那么,开始啦!
~~~~~~~~~~~~~~~~~
  
  在没被自己和另外两个旧同学三者互相单方面承认的“好友”被在小巷里打晕拖到这个阴暗潮湿明显带着股霉味的地下室时。他觉得无论他们三个人私下怎么利用,表面上的笑颜后也就只剩下空虚了,即使他们早就回不到过去。
  我可是个正常人。
  王耀坐在一把椅子上,与其说是坐,还不如说是被绑起来后的被动姿势,他双手被反剪在背后,拷上了个不知道从哪儿整来的手铐,就连轻微呼吸也会被劣质的粗麻绳磨到。绳子勒得他不得不忽视扣在背后的手,尽可能的贴像椅背。
  这种不是人干的事儿像是那个怪力的美国佬啊,王耀暗骂阿尔弗雷德的不厚道,可过了会儿又平复了下来。
  不厚道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
  王耀有些晕晕乎乎地想着,他很想笑,苦笑着讽刺着这两个人,不过他自己也从未把他们放在过心上。如果他们死了也只是会叹息少了颗棋子然后装模像样的哀默几天就好。可即使如此,王耀也是会保留一定底线,与他们有时的肆意妄为,王耀会因为防备而没有那么丧心病狂。
  看吧,所以我就说那两个人是神经病。不过那份张扬戏谑却也不过分,毕竟实力被他们摆在了表面上。所以这就是令人厌恶的地方。
  很安静,能听到不知哪处传来的水滴在地上的声音,明显的让他感到头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着。肯定见血了,说不定还要缝几针。眼睛被蒙住了,嘴里也被塞了团布。他的头疼感快撕裂了他。
  他听到有人开了门,不同的步伐频率让他分辨出那两个罪魁祸首终于来了。身上的绳子被并非残暴的力度扯开,蹭掉了他脖子上的一层皮。与此同时,手铐也被解开。
  没有一个人先打破沉默。王耀松绑后,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他就这样坐着,感到面前两个人正无所事事的时候,他猛然站起来扔掉塞住他嘴的布连眼罩都没摘就凭着准确的方向感踹了阿尔弗雷德一脚。
  “唔...”力道的确不小,金发美国大男孩闷哼一声,捂着被踢到的腹部,“明明你身后的混蛋也插了一脚嘛,为什么要先踢hero我呢?还好没往下踢。”阿尔弗雷德拾起掉在地上的眼睛,咂舌。
  “艹你妈的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王耀踹翻那张捆了他将近两个小时的椅子,抚上头后的伤口,果然流血了,连一点基本处理还没做。“我当时为什么会认识你们两个?”
  伊万听闻笑弯了眼睛,他总是那样,“小耀果然是我们这里最有忍耐性的人啊,毕竟我和那个s/b早就厌恶了这种关系”
  “对,所以你们两个冤家选择把唯一正常的我绑了来增强你们的默契?”王耀靠着墙,想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条烟。
  “准确来说只是想用你来隔开我们啦”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人总是看似无害,暗地里却是残忍的。也不能光说他,自己和那个欠钱的家伙也是一样。要不然能被柯克兰家少爷戏称为什么“黑三角”
  “我希望你们说假话。”王耀在阴暗中勉强看着比他笑的还假的人,“伊万,把我的烟给我。”他冷冷看着手上的棒棒糖。
  “不要哦,那种气质太沧桑了吧”伊万笑眯眯地搂着王耀的肩。
  “难得我和那头蠢熊意见一致,吸烟有害健康的”阿尔推推眼镜,那笑容即使在黑暗中也光芒四射。
  “一条烟40记你账上了啊伊万,还有阿尔你既然有钱买棒棒糖为什么不给老子把钱还了”王耀瞄了一眼叼着根没点燃的烟的伊万,把棒棒糖塞进嘴里。“还是草莓味的?”
  他反手给伊万点上烟,然后垫脚捏着阿尔的下巴把刻意舔过一圈的棒棒糖塞进了阿尔嘴里。“都说了你们每一个正常的。”
  彼此彼此咯
  阿尔和伊万想着,不明意味地笑了。